我要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

雷瑞 文雀 1

雷狮x格瑞


我特么又回坑了

典型ao

为了洒狗血而存在的一篇大纲性质的中篇,要素混杂着警匪+abo+失忆+狗血

不能接受的退出保平安吧


1


雷狮走进店门之后外面正好下起了雨。

铺天盖地的雨点砸下来,瞬间晕湿了他脚跟后的石阶。店的位置已经靠近郊区了。向窗外看去,以绿得发黑的叶子为背景,天空呈现出一如剧烈燃烧过后般的破败。


店不大,玻璃窗里的厨房和吧台占了一半的位置。围着窗边摆放着几张原木风格的桌椅,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是如所料般的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疑似服务员的男人坐在窗边看书。看见雷狮进来,他慢悠悠的站起身走过来。


雷狮翻动菜单。


“…来份烟熏肉...

【豹骨科/雪银】假装

·群里的24H开车活动,写完发现车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很柴。(TT 我不会开车啊!

·好像没写太清楚,本质上是一个关于检查身体的故事

·背景故事大多靠YY


自父母去世以来,每当初雪回忆起兄长银灰时,对方的身影总是以一种需要仰视的角度伫立在脑海里。这种印象占据着大部分记忆,让她几乎回想不起她平视她兄长的时刻了。

在银灰还不是高高在上的希瓦艾什家主的时候,他也会在她面前蹲下,一只手并拢她的手掌,另一只手为她拭去泪水。

“别哭,恩雅。”他总说。这时候初雪就停住哭泣,开始抽嗒嗒的说自己受到的委屈。当然了,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也不知道叫啥,就是一个有GB倾向的小段子,爬墙了就删。小鸟太可爱了,这游戏给我玩魔怔了,第三季什么时候出啊?😂


二十分钟过去了。窗外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支着脑袋几欲入睡。


灰鹞到底在磨蹭些什么?我打了个哈欠,朝帘子里面喊了一声:“好——了——吗?”


我话音刚起,就听到一阵叮咣声响起,混杂着类似花瓶掉在地上的声音。碎裂声彻底驱散了所有睡意,身体快于精神,我连忙站起身几步跑到帘子旁边,一把将其扯开。


灰鹞对于突然敞开的帘子好无防备,他满脸通红,飞速缩身到墙角,仿佛想要缩到里面似的。半晌,他羞怯的开口了。


“大…大人…”


“灰鹞好慢哦!我...

远大前程

织太,大概不是最终版


太宰治刚杀了个人。



他从人挤人的舞池里闪身出来,面色平静的在夜店门口的石狮子旁边点燃了今夜的第一支烟。香烟燃尽的时候,警车终于来了,停在他面前,里面冲出几个警察,在他面前刮起一阵气势汹汹的风。没过一会儿,一个男的被担架抬了出来,腹部插着一把粉红色豹纹的水果刀。一群人很快把男人围了起来,穿着白大褂的人摇了摇头,说:没救了。



太宰治把烟头按在了旁边狮子张开的嘴里,拍了拍它的头以示表扬。他哼着歌,路过人群,走到一个卖肉夹馍的摊位旁边。老板正挤在人堆儿里凑热闹。太宰治提起菜板上的一把脏兮兮的剁肉刀,又用更脏的毛巾把上面沾的青椒和肉星儿都擦了干...

逢魔时刻


老刘也没想到,一根烟的功夫,暴雨就这么下来了。

肥大的雨滴砸在旅馆的窗户上,玻璃里他的脸愈发急躁。

“吧嗒”,“吧嗒”,雨越下越大。他手里反复捏揉着抽剩下的烟的小半截,棉芯被随便变成任何形状。

开房的时候他只交了两个小时的押金,照着这雨的形势,是绝对不够的。

焦急之际,老刘突然想起钱包里夹着的瘪瘪的一张红票,加起一会儿打车回家的打表钱算了笔小账单,才终于松了口气,又躺回了床上。


通控不大灵敏了,他按了好几次才有反应。“滴”的一声,屏幕里出现一道拉长的白线,频道自动跳转到CCTV1。

按过湖南台的时候,旁边的人在被子里轻轻地踢了他一脚。


我想看,别换...

失 乐园 2

我终于可以开车了 喜大奔普 

铠约+一点点策约

前文:乐园不 乐园失 乐园

6


“我睡不着。”

凯因回头,看见百里守约拉住他的衣角,正努力仰起头,用那双雾蒙蒙的蜜色眼睛注视着他。凯因终于意识到了,这种眼神被Omega当做一种有效的武器——这个叫百里守约的Omega远比他想象中狡猾,可这种脆弱也是一种假装吗?

“不做点什么么?”

百里问,依旧没有松手,两根白得跟蜡烛似的手指夹着一片薄薄的衣物,声音气若游丝,在凯因的心理暗示之下夹杂着别样的意味。此情此景让凯因一阵眩晕。百里守约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的沙发上?对了,他救了轻生的百里,然后他们...

1个置顶?


爱好极杂,墙头巨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不敢饭的。


写东西看激情,没激情就不写了,这很正常,所以坑很多。如果什么时候写到完结了,那说明真的是真爱。

亮瑜 暗恋高手 (上)

*养成 年龄差10岁介意勿

一个爽文 无文笔逻辑走剧情


1


当接到自称周瑜班主任的电话时,诸葛亮第一反应是诈骗电话。电话里老师怒气冲冲的让周瑜家长来学校进行思想教育,说周瑜如何“目中无人”、“以下犯上”,如何“不求上进”。


彼时诸葛亮刚刚结束掉会议,身心俱疲,却还是赶紧安排司机送到了学校。办公室里半秃顶的语文老师摇着手里的保温杯坐在椅子上,唾沫横飞。周瑜则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盯着地板——每当这个时候,诸葛亮就知道他一定在走神。


经过了解,诸葛亮了解到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无非就是在期中考试上,周瑜用故意用诗歌写了篇语文作文,最后得了很低的分数。


班主...

失 乐园

失 乐园

铠约+策约 注意避雷

前文:乐园不 乐园

本文设定:近亲无法互相标记


4


凯因发觉自己在雨中奔跑。

脚下是淋湿的沥青地,眼前被雨水模糊。他没有奔跑的实感,只感觉地面在向前滑动。


一个熟悉的建筑物出现在雨幕中。他发觉原来他一直在朝向那里。

他的心里有种莫名的预感,像是在黑夜里饱受寒冷的人在看到手下发出火星时对于到来的火焰的那种预感——或者说是一种渴望。

那个时候凯因还不认识一个叫百里守约的人。


你在雨里走了多久?身上都湿透了。白发的omega走向他,手上拿着一块干净柔软的毛巾。被扯住的一瞬间,Omega惊异的看向他。...

1 / 9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