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欢的职业选手前两天退役了,听到之后不知道如何react.



s4入坑到现在,发狂的追过比赛。职业赛场上highlight很多,但最让我开心的时候还是看imp起飞的时候。他的笑容总让我觉得神采飞扬,给我很多的勇气。



一个天才少年,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努力,多少次被狠狠羞辱。我就是看不了你受挫的样子,真希望你能一直狂妄下去。(别tmd叫我电竞母🐶,你🐎biss)


青山留不住,毕竟东流去。但不管过了多久,你永远是我心中的世界第一adc。最后悔的事情还是没抽空去看一场你的比赛…






😭具晟彬,妈妈永远爱你!再见了!在地上打滚的老鼠!不过...

昨天我死了。也或许是前天,我不知道。我站在对面凝视了那个垂着头一动不动的身体很久。桌上的苹果渐渐烂掉了,我的身体可能是下一个。可这么久了,我的腿也没有麻,而且几乎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这期间没有人给我打电话, 所以也没人知道我死了。在我身后的电脑屏幕上还放着我熬夜没码完的程序,主机嗡嗡的在响。电脑桌上放着我没喝完的1000毫升康师傅茉莉蜜茶。像这样的饮料我双十一的时候还买了三箱都堆在阳台上,我才喝到了一半,早知道就少买点了。

我从来没想过死后的世界是这样一副光景。一切都太突然了,说实话,我不知道现在应该要干嘛。我身处熟悉的空间,却感觉一切都在离我越来越远。

我感觉我在渐渐忘记一些东西,于是我...

罗曼蒂克消亡史

承花

养父子设定 


花京院典明星期六的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爱人在海边亲吻。

海风把他的刘海刮得乱七八糟,让他一时看不清爱人的脸。于是他抚摸着对方的面颊,一边用手把头发扒到一边,刚想开口就听到对方无限温柔的叫了他的名字,却是空条承太郎的声音。


真是个噩梦。


花京院醒来之后在把头在被子里蒙了良久,依旧心有余悸。


后来等他终于磨磨蹭蹭换好衣服下了楼,果然看到承太郎坐在餐桌旁边吃早餐边看着电视。花京院楼梯下到最后一阶,脚还没传来落地的触感,心里某处先传来被针扎了一下的感觉,但痛苦的感觉来得很深,传到脸上的时候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拉开椅子、坐...

雷瑞 文雀 1

雷狮x格瑞


我特么又回坑了

典型ao

为了洒狗血而存在的一篇大纲性质的中篇,要素混杂着警匪+abo+失忆+狗血

不能接受的退出保平安吧


1


雷狮走进店门之后外面正好下起了雨。

铺天盖地的雨点砸下来,瞬间晕湿了他脚跟后的石阶。店的位置已经靠近郊区了。向窗外看去,以绿得发黑的叶子为背景,天空呈现出一如剧烈燃烧过后般的破败。


店不大,玻璃窗里的厨房和吧台占了一半的位置。围着窗边摆放着几张原木风格的桌椅,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是如所料般的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疑似服务员的男人坐在窗边看书。看见雷狮进来,他慢悠悠的站起身走过来。


雷狮翻动菜单。


“…来份烟熏肉...

【豹骨科/雪银】假装

·群里的24H开车活动,写完发现车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很柴。(TT 我不会开车啊!

·好像没写太清楚,本质上是一个关于检查身体的故事

·背景故事大多靠YY


自父母去世以来,每当初雪回忆起兄长银灰时,对方的身影总是以一种需要仰视的角度伫立在脑海里。这种印象占据着大部分记忆,让她几乎回想不起她平视她兄长的时刻了。

在银灰还不是高高在上的希瓦艾什家主的时候,他也会在她面前蹲下,一只手并拢她的手掌,另一只手为她拭去泪水。

“别哭,恩雅。”他总说。这时候初雪就停住哭泣,开始抽嗒嗒的说自己受到的委屈。当然了,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也不知道叫啥,就是一个有GB倾向的小段子,爬墙了就删。小鸟太可爱了,这游戏给我玩魔怔了,第三季什么时候出啊?😂


二十分钟过去了。窗外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支着脑袋几欲入睡。


灰鹞到底在磨蹭些什么?我打了个哈欠,朝帘子里面喊了一声:“好——了——吗?”


我话音刚起,就听到一阵叮咣声响起,混杂着类似花瓶掉在地上的声音。碎裂声彻底驱散了所有睡意,身体快于精神,我连忙站起身几步跑到帘子旁边,一把将其扯开。


灰鹞对于突然敞开的帘子好无防备,他满脸通红,飞速缩身到墙角,仿佛想要缩到里面似的。半晌,他羞怯的开口了。


“大…大人…”


“灰鹞好慢哦!我...

远大前程

织太,大概不是最终版


太宰治刚杀了个人。



他从人挤人的舞池里闪身出来,面色平静的在夜店门口的石狮子旁边点燃了今夜的第一支烟。香烟燃尽的时候,警车终于来了,停在他面前,里面冲出几个警察,在他面前刮起一阵气势汹汹的风。没过一会儿,一个男的被担架抬了出来,腹部插着一把粉红色豹纹的水果刀。一群人很快把男人围了起来,穿着白大褂的人摇了摇头,说:没救了。



太宰治把烟头按在了旁边狮子张开的嘴里,拍了拍它的头以示表扬。他哼着歌,路过人群,走到一个卖肉夹馍的摊位旁边。老板正挤在人堆儿里凑热闹。太宰治提起菜板上的一把脏兮兮的剁肉刀,又用更脏的毛巾把上面沾的青椒和肉星儿都擦了干...

逢魔时刻


老刘也没想到,一根烟的功夫,暴雨就这么下来了。

肥大的雨滴砸在旅馆的窗户上,玻璃里他的脸愈发急躁。

“吧嗒”,“吧嗒”,雨越下越大。他手里反复捏揉着抽剩下的烟的小半截,棉芯被随便变成任何形状。

开房的时候他只交了两个小时的押金,照着这雨的形势,是绝对不够的。

焦急之际,老刘突然想起钱包里夹着的瘪瘪的一张红票,加起一会儿打车回家的打表钱算了笔小账单,才终于松了口气,又躺回了床上。


通控不大灵敏了,他按了好几次才有反应。“滴”的一声,屏幕里出现一道拉长的白线,频道自动跳转到CCTV1。

按过湖南台的时候,旁边的人在被子里轻轻地踢了他一脚。


我想看,别换...

失 乐园 2

我终于可以开车了 喜大奔普 

铠约+一点点策约

前文:乐园不 乐园失 乐园

6


“我睡不着。”

凯因回头,看见百里守约拉住他的衣角,正努力仰起头,用那双雾蒙蒙的蜜色眼睛注视着他。凯因终于意识到了,这种眼神被Omega当做一种有效的武器——这个叫百里守约的Omega远比他想象中狡猾,可这种脆弱也是一种假装吗?

“不做点什么么?”

百里问,依旧没有松手,两根白得跟蜡烛似的手指夹着一片薄薄的衣物,声音气若游丝,在凯因的心理暗示之下夹杂着别样的意味。此情此景让凯因一阵眩晕。百里守约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的沙发上?对了,他救了轻生的百里,然后他们...

1 / 9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