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 番外3

洗发膏是柠檬味好还是椰子味好?

或者薄荷?但这天气,会不会有点太凉了。
以前问起的话,金硕珍肯定只会点点头说:都好。所以他索性也放弃问询意见了,只能靠猜。

不过,也可能是金硕珍根本不在乎吧。

朴智旻死死盯着漏水口,泡沫和水打着旋卷进水管。他习惯性的想去去撸戒指,无名指上却空荡荡的,他的心只刺痛了一瞬。

两天了。

他们以前从来没像这次一样吵过架,以往就算言语上发生争执,金硕珍永远都是率先低头的那一个。姿态放低得太快,快到朴智旻还没找到机会去给两人一个台阶下,金硕珍就会低头,放软语气说:“你累了,就先去休息吧。”

每当这个时候,朴智旻就想问他:我累了,那你呢?难道金硕珍就不会感到累吗?

他不懂应该用什么身份关心金硕珍的苦痛才能不显得幸灾乐祸。有时金硕珍无意间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朴智旻窒息,好像对方所有的皱眉和不开心都是因为他似的。

对此他只能视而不见,对内心深处的悔恨掩耳盗铃,去选择把自己装进这不对等关系给他塑造的角色里,宁可磨得血肉模糊。

因为他喜欢金硕珍。

既然无论如何都是煎熬,朴智旻不希望一个人。

所以,他是万恶之源,一切是他自找的,都是他自作自受。

金硕珍站在他面前,把东西塞到他的手里。冰凉的硌着他的手心。朴智旻摊开手,是被他扔进湖底的戒指。

“对不起。”金硕珍轻声说。
“没什么对不起的吧,非要说的话,也是我对不起哥才对不是吗。”朴智旻苦笑道。

“如果没有发生我父亲的事,我的感情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见光的那一天了。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是学长,是前辈,而我永远得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当个长不大的孩子。”

金硕珍的手细不可察的抖了一下。想反驳,但他能说些什么呢?

“我知道,你是欠我,不是爱我。可你知道吗,你作为兄长的关心和拥抱一直折磨我,所以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好了。利用你的愧疚逼迫你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卑劣的是我,都是我的错。”

“能抱你吗?”朴智旻突然拉住他的手,力道很轻,金硕珍却没法甩开。他的声音和眼睛一样湿润和柔软,像月亮和潮汐,有金硕珍拒绝不了的真挚。

朴智旻的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金硕珍的手迟疑片刻还是圈上了他的后背。

“一丁点也好,你就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么。”

放手之前,朴智旻低声呢喃,平滑的尾音比起问句更像是自言自语。

平常的金硕珍会对此视而不见,但是如果是平常的金硕珍,他就不会站在这里。
事到如今,很多准备好的话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所以在最后,金硕珍只是摸了摸朴智旻的头,缓慢又坚定的说:

“我会永远爱你。”

朴智旻像往常一样笑着拍开了他的手,

“又把我当小孩子。”

“不是,是把你当成和我一样的男人。”

直到这一刻,朴智旻终于自由了。










评论(10)
热度(74)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