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跟屁虫闵PD

rt 玩烂了的梗,证明我还在圈里。贼ooc,妈也,饶了我,不行别看了。


1

当闵玧其醒来的时候,他有起早习惯的室友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不,也不能说是看电视。只是伴着购物广告玩手机而已,简直就和就着榨菜吃干饭一样没劲。金硕珍缩在沙发上,一边往嘴里塞着橘子瓣,一边鼓捣着手机,看都没看一眼就猜到是他,随口嘱咐道:
“泰亨也才起床,你跟他一起去热了饭菜吃吧。”

“哦…”
闵玧其揉了揉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随口应道。昨晚洗完头没来得及吹干就睡着了,今早梳头的时候头发杂草一样团在一起,根本梳不开。

“诶,对了,你——”金硕珍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他,闵玧其回头,对方在看到他脸的一刻却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停在了原地,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咋?”闵玧其砸吧砸吧嘴,等着金硕珍的下文。

“你……”金硕珍三两步跑到他面前,指了指他的脸,咽了口唾沫才敢说话:“做噩梦了?”

什么玩意。

闵玧其被对方不着前后的问题搞得一头雾水,按着对方指的位置摸了摸脸,却摸到了一脸的湿润。闵玧其本来想着会不会是口水,闻了闻手却发现不是,正觉得莫名其妙,对方却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宽慰道:“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找我说的,大家都是好兄弟,不要躲着偷偷哭。”

“???我莫名其妙哭什么??”
金硕珍耸耸肩,一副“你问我我问who”的表情。

闵玧其懒得跟他过多解释,转身准备下楼,却在走到楼梯前时不得不停下。

他的眼前模糊成一片,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把地板都打湿了。闵玧其只能不停的揉眼睛,却根本于事无补。泛滥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哥…”

情急之下,闵玧其只能叫旁边金硕珍的帮忙,对方很快赶到了身边,把他扶到墙边,问他是不是得了结膜炎。

两只眼睛同时?这么倒霉?

闵玧其努力睁开眼睛,视野这回清晰了很多,眼泪也突然止住了。
他用力眨眨眼睛,看到金硕珍焦急的脸,腮帮子里还塞着几瓣橘子,嘴角是黏糊糊的橙汁。

“好像没事了。”

他松了口气,摆摆手,下了两阶楼梯,眼底却又不受控制的泛起酸,泪水不要钱似的涌出眼眶。他不得不又停下脚步,不停的擦着没完没了的眼泪。
金硕珍还站在原地,一脸的不知所措。闵玧其也震惊在原地,脑子当场当机。

“??????”

2

“所以…现在玧其哥只要和硕珍哥距离超过一米就会不受控制的流眼泪?”晚来的田柾国搞不清楚状况,和一旁的金泰亨窃窃私语,“妈呀,还有这种操作?”田柾国不可置信的说道,却在感受到闵玧其投过来的杀人般的视线时噤了声,正襟危坐在餐桌一边。

“咳…要不,先去看看医生?”金南听到消息也从工作室回来了,一本正经的提着意见,却遭到了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

“绝对不。”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太丢脸了。闵玧其这会儿刚止住了眼泪,面前还摊着几张没来得及扔掉的湿透的餐巾纸。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场,好像现在往死里装装逼就能挽回一点当哥的尊严似的。

金硕珍快被闵玧其一惊一乍的吓傻了,显然还没缓过神来,眼神飘飘忽忽,就是不往闵玧其那里看,左脸写着“尴”,右脸一个大字“尬”。

“说不定明天就好了呢?”郑号锡循循善诱,“这之前你们呆在一米之内的距离不就结了?不慌,小场面小场面。”

“那可不行!”

还没等闵玧其做出什么反应,受害人二号金硕珍就举起了手。

“我一会儿还有个家庭聚会呢。”

“我跟你一起去。”闵玧其吸吸红彤彤的鼻子,语气强硬。

“家庭聚会。”金硕珍咬牙强调。

“我,一起。”闵玧其不由分说的站起身,用他176的大高个傲视群雄,居高临下的看着翘着二郎腿的金硕珍。


呵呵,社会社会。

金硕珍面无表情的比了个ok的手势。


评论(4)
热度(144)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