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混圈 随意写文 别来烦我

澜巍 裙下之臣 1

看清cp再进,方便你我他。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架空…现代校园paro,无能力设定。
无产阶级随缘更新……




1

“学生时期,尤其是高中时期,是人一生中最应该受磨难的时候。俗话说的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

“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赵云澜的脑袋画着圈,水性笔在五线谱上晕下斑驳的墨点,语罢,他仰起脸,懒洋洋的说道:“老师,道理我们都懂,但这也不是学校不给教室装空调的理由啊?您是在办公室里吹完空调回来了,祖国的花朵们挤在这教室里都快蔫了。”

班主任老师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听他把话讲完。末了嘴角露出一抹在同学眼里阴森森的笑。

“那好啊,赵云澜,你要是嫌教室里太挤,你上走廊最往里的水房旁边凉快凉快怎么样?”

说罢赵云澜就被揪起来一脚踹出了教室。

“这位值周生同学能不能帮老师个小忙?”班主任一手钳着赵云澜的乱挥的手,一边却对着水房门前的男生和蔼可亲的说着,让赵云澜觉得自己班主任简直是个精分。他抬眼从下到上略微打量了一眼,那男生修长笔直的身姿,右胳膊肘往上用曲别针别者值周生鲜红的袖章,此时似乎有点搞不清楚状况。“麻烦你看着他罚站一上午。如果他要是敢偷懒溜走,你就到走廊尽头的一班告诉我。”老师转过头,从他表情上明明白白的看到接下来没在外班同学面前说出口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眼看班主任的背影拐进了班级,那男生放松了一点,眼睛眨呀眨的盯着赵云澜,神色里透着不加掩饰的好奇。
他问:“你干什么了?”
赵云澜耸耸肩,把校服上的拉链拉上又拉下,滋啦滋啦的响:“说点实话呗,本来就是,只有教师办公室才有空调,还说什么心静自然凉,死人心才静呢,是要热死我们么。”

他等了几分钟,见班主任也再没有探头出来,于是大胆了起来,手背在后面,迈着方步走到对面班级的墙边,上面展示着一些班级内学生的书法作品。

赵云澜在书法方面无建树和兴趣,但奈何有个热爱书法的爹。没吃过猪肉也被逼着看了十几年年的猪跑,多多少少受了熏陶。

手指点在一幅书写着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上面,赵云澜说:“这个写得蛮好的。”他在左边看到作者名字。沈巍?总感觉在哪里听过。正想着,他听到身后那人道了声谢谢。

“诶,是你写的啊?”赵云澜回过神,细细的把人打量了一遍,“果然字如其人,相由心生。我看你一表人才,清新俊逸…”

沈巍不置可否,抿嘴笑了一下:“你就算这么夸我也不会让你走的。”

“哪里的话,”赵云澜心里失望的切了一声,面子上却故作老成的摇了摇头,“我跑了你就麻烦了,怎么好意思给你添麻烦。”

五分钟后,赵云澜终于摸透这个沈巍怕是个闷瓜本瓜了,嘴唇本来就薄,总是抿成一条线,任凭赵云澜怎么挑起话题都带不起来,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赵云澜想想一上午可能都要在沉默中度过,顿时觉得悲伤逆流成河。

幸好,在赵云澜苦于找话题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学生三三两两的走过,总碰到认识的,看见他就打个招呼,嘻嘻哈哈的瞎扯几句。和他这边热闹的小团体相反,沈巍周身半米之内像是开了结界,虽然会有人路过跟他打招呼,但也都是点头挥手一类的,疏远的很,看来此人并不是个热情过剩、广泛交友的类型。

“你这么受欢迎老师怎么让你守着水房啊?多浪费水资源。”
课间一过去,周围安静一片,赵云澜又开始浑身难受:“那个穿红色匡威的小姑娘你注意到了吗?她一节课见就来涮了四次拖布。”他伸出四根手指头晃了晃。

我怎么觉得她是来看你的?沈巍想起那女生瞥向赵云澜时小心翼翼又无端闪躲的眼神,却没说出口。他腼腆的挠了挠头。
“我本来是站在门口的,不是这两天有领导来视察么。结果上课不小心睡着了,老师让我到这站着清醒清醒。”

这么说着赵云澜才发现他来本来蓬松的刘海左边瘪了一块,他想象了一下,觉得沈巍本来应该在桌上睡得挺香的吧。
难兄难弟啊。赵云澜感叹着,觉得沈巍这人可能也没那么无聊。走廊里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和吹不完的过堂风,他突然感悟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于是他伸出手,说:“还没说呢,认识一下呗,我叫赵云澜,高一一班的。”

听到名字的一刻,赵云澜从沈巍波澜不惊的平静里觉察出了一丝恍然大悟。他回握住赵云澜的手,跟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手凉冰冰的,手心里泛着一点潮意。
“高一八班,沈巍。我总听班上人提起你。”

“赵云澜你个小兔崽子!”班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溜到了赵云澜的身后,上去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我让你出来罚站,你怎么还跟人家拜上把子了?”

赵云澜诶呦一声,拍了拍屁股上的鞋印,问:“这是老师该叫学生的话吗?你让我罚站一上午,这才一节课多,我一没溜,二没蹲着,说两句话怎么了?校规上还说不许老实人交朋友了?”

班主任摆了摆手,“你少扯,我还真能让你在这站一上午不成?你当众拆我台,给你长个记性。赶紧回去吧,今天放学打扫卫生将功补过!”

“切,站一上午就一上午,反正我也不想上英语课。”赵云澜跟班主任勾肩搭背的走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沈巍看出来其实这俩私底下关系不错,一直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站着没多讲话。

走到一半,赵云澜定住,回头给他抛了个飞吻,对他说:“沈兄,我明天定争取还来罚站看你!”

沈巍无语的看着赵云澜脑袋又被锤了一拳。

第二天赵云澜当然没被罚站,他虽然比较叛逆,但也不至于天天找茬,又不是抖m。只是午休的时候他特意绕远走了平时不会走的楼梯,路过水房的时候却没看到沈巍,是个比他矮了一头的女生站在那里昏昏欲睡。

唉,还没沈巍一半好看。

他脑海里无意间浮现出一张面带微笑的脸,还有亮晶晶的眼睛,下楼时脚步都轻快了些许。

评论
热度(53)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