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不浪漫罪名






闵玧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给我发短信的不是你吗?怎么看到我这么惊讶。”

金硕珍笑了笑,从发愣的人手中轻易的夺过了行李箱的手柄。这年头就连小旅馆接机都得唠两句家常呢,然而他们已经快四年没见了,金硕珍却既不看他,也不叙旧,用空闲的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拽着箱子就走,只留给闵玧其一个麻利的背影。

“车我停在停车场了,走吧,再晚会儿就到下班的时候了。”

1

闵玧其打开车门坐到车后座的时候,错过了身后金硕珍嘴角的冷笑。

SUV里飘着新车皮质的味道,还掺杂着男士古龙水——闵玧其吸吸鼻子——是Prada的Luna Rossa Carbon,根本不像是金硕珍会喜欢的味道。

暖气预热很快,进去没过一会闵玧其就拉开了羽绒服的拉链。他搓了搓手,用余光悄悄的瞥斜前方驾驶位置。大概已经过了长身体的时候,金硕珍和他记忆里的印象毫无差别。好像四年光阴的流逝只是闵玧其的一个错觉。

这四年过得怎么样?听说你如愿当上了主刀医生。做医生很辛苦吧?有病人难为你么?身体还好吗?还有…谈恋爱了吗?

他根本就没想到金硕珍真的会这么快的出现,一时苦于怎么开口,倒是对方先平静的开启了话题。

“怎么这么不自在?”金硕珍问他。一辆摩托车正好此刻擦车身轰隆驶过,他急忙打转方向盘,无意识骂了句脏话,反应过来后对着后视镜里呆愣的闵玧其说了句抱歉。

“稍微有点不习惯,还好,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你适应力还是这么强,挺好的。”金硕珍点点头,“先去你公寓,我帮你把东西搬上去。然后去我家,阿姨和叔叔都已经在做饭了,晚上还一起吃顿饭,说是要两家叙叙旧。”

“哦,好的。”闵玧其不自觉坐直了身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声音里透露着戏谑,然而镜子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在告诉他:你想多了。

2

聚会自然是要喝酒的。
大学四年练高了闵·原一杯倒·玧其的酒量,也磨厚了他的脸皮。

“玧其啊,回国之后还适应吗?有没有发现什么变化啊?”

“当然有啊,”他说着夹了一筷子烤肉,摇头晃脑,满眼写着真挚二字,“阿姨感觉又变年轻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逆生长吗?”

“哎,我们玧其嘴还是这么甜!”金阿姨捂着脸颊呵呵笑着,胳膊肘怼了怼旁边从一开始就孤言寡语的金硕珍,“你不是一直问玧其吗,现在他回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哎,玧其,你刚走那一阵,硕珍可伤心了…”

“啪。”筷子碰上碗发出清脆的响声,金硕珍站起身。

“对不起,爸妈,阿姨。我身体不太舒服,先上楼休息了。”他抱歉的笑着,看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闵玧其身上。“玧其啊,欢迎回来。”说到这,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冰冰的,闵玧其握筷子的手莫名哆嗦,他和对方对上视线,眼睛里却空无一物,并没他想象中的恨意和怒火。

3

Yoongi:我见到金硕珍了。
Hobi:这么快?怎么样?
Yoongi:我觉得他还在生我的气,气场太吓人了,我都不敢说话
Hobi:哈哈哈哈,活该[/微笑]
Hobi:谁让你当时丢下硕珍哥一声不响的出国的?
Hobi: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Yoongi:。。。
Yoongi:郑号锡你怎么净帮一个只跟你见过两面的人讲话???
Hobi:就算我跟他只见过两面也能看出来他有多喜欢你吧
Hobi:唉,2018年了,做个人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不应该指望能从郑号锡那里得到什么安慰!闵玧其气得锤床蹬腿,干脆把手机关机扔到了一边。他一侧身正巧看到贴在床头的美国队长海报。

这还是当时金硕珍当时贴的呢,他想着,只有金硕珍才喜欢美国队长,像自己一样的硬汉都喜欢蝙蝠侠,黑色多酷啊。

金硕珍贴海报回头看他时傻乎乎的笑脸和和几小时前冷冰冰的脸重叠在一起,渐渐被后者覆盖。闵玧其突然觉得心慌。

他知道自己错了,但是都是为了梦想嘛,谁年轻的时候没犯下过点错误?反正金硕珍那么喜欢他,到最后总会原谅自己的。闵玧其宽慰着:生气不就是在乎的表现么?况且,他现在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他有信心。

闵玧其像块煎饼一样瘫在床上,手捂住心口,心脏在里面嘭嘭的跳着,熟悉的味道环绕着他,没过多久就沉沉睡着了。在梦里他回到初二的夏天,酷热难耐的时候。他翘掉体育课躺在教室里睡觉。昏昏沉沉中听到熟悉的叫声,一瓶冰凉的可乐被放在自己桌上,左脸感受到丝丝凉意。他的精神被罩在一片朦胧的舒适中,放松得迟迟不愿被唤回肉体。在一片宝贵的安宁中,他汗水浸湿的刘海被撩起,额头上落下一个带着芬达气息的冰凉的吻。

原来那时候就开始了,一切早有预谋。闵玧其暗暗心想。

评论(6)
热度(122)

© 玩家 | Powered by LOFTER